《寄生虫》后,该直视韩片的进步了
葡京官方

葡京官方 咨询热线:

极限挑战Decoration Design
极限挑战 >>当前位置:主页 > 极限挑战 >

《寄生虫》后,该直视韩片的进步了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20-08-05

更多
 

  时光网特稿 《寄生虫》获奥斯卡4项大奖的新闻,如平地惊雷般,让人们的目光再度聚焦韩国电影。不少人一脸困惑,“这几年韩国电影是什么情况?”“怎么突然就获奥斯卡了?”



  这种质疑,不无缘由。毕竟,一则“限韩令”的传闻见网后,韩国电影从内地银幕上消失了好几年。但看不到,不等于不存在。这期间,韩国电影进步神速。以《极限逃生》为代表的灾难片开始发力,《哭声》《娑婆河》等恐怖片尝试与宗教理念结合,《铁雨》《特工》再度开创南北题材新拍法。


  《寄生虫》的出现,绝非偶然,而是一次质变,背后是整个韩国电影圈的匍匐前进。表达自由,让韩国电影人敢想、敢写、敢拍。一系列佳作,因此诞生。今天,我们将列举传闻中的“限韩令”后,韩国电影在3个类型上的突破。顺便由衷说一句:“是时候正视韩国电影的进步了。”


宗教化的“新恐怖片”


  韩国恐怖片最初的着力点跟日本很像—灵异。从贩卖尖叫的“女高怪谈”系列,到安兵基推出都市传说系列。忽闪忽亮的灯泡、黑发白脸的女鬼、怎么也解不开的诅咒,一度成为韩恐的常态。



  就连有“韩国最美韩恐片”之称的《蔷花,红莲》,也没有摆脱“精神状态”“女鬼”“邪恶后妈”的桎梏。这段时间,韩恐主要在“冤魂复仇”和“民间传说”领域,深耕细作。


  2008-2010的两部《考死》,开始玩起了密室逃脱,让人眼前一亮。不过很快昙花一现,后来居上的《恐怖故事》《白色:诅咒的旋律》《寄生灵》...又开始嚼老梗。


  直到2016年《哭声》的出现,韩国恐怖片改头换面,让世界震惊。一个看似闹鬼的故事,背后糅杂了玄幻色彩、人魔较量、宗教符号,甚至有人还解读出政治隐喻。



  其内容的复杂程度,完全颠覆了对韩国恐怖片的认知。罗泓轸更是让一个最寻常的韩式庭院,变得鬼气十足,让人不敢靠近。影片拿下了当年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导演、最佳男配角、最佳配乐、最佳剪辑4项大奖。 


  再一次,让我大呼“邪门”的,是2019年的《娑婆诃》。有人称它是韩版《双瞳》。《双瞳》之所以被许多人称神,是因为它在2002年,就用道教的阴阳五行讲善与恶的失控、讲得道修仙。内容早已超越“沉冤得雪”“轮回复仇”的简易范畴。



  《娑婆河》也是用宗教理念讲失控,讲相生相克。一个牧师调查受贿案件的故事,揪出了邪教信仰的扭曲与残忍,模糊了善与恶、罪与罚的界限,对信仰的终极意义发出疑问。


  片中的邪教,既有佛教的意味,又夹杂了偏差化的基督教理念,像极了新天地教。难怪最近深受疫情困扰的新天地教,曾抗议影片影射了他们(新天地教本身就是邪教)。



  片中充斥着各种经文隐喻和宗教符号,不少情节的处理像学术解读,观感略显晦涩。至于惊悚程度,那场姐姐重生的段落,颇有当年“双瞳”现真身时的震撼!茹毛饮血的恐惧瞬间转化为神秘的警世预言,两者碰撞出的化学反应,产生了凌驾于感官之上的高级惊悚感。



  《娑婆河》与《双瞳》之间,相隔17年。遗憾的是,这期间,华语电影再无《双瞳》这般极具创新意义的恐怖片。无论是近几年的《红衣小女孩》系列,还是众星云集的《李碧华鬼魅系列》、麦浚龙的《僵尸》、邱礼涛的《失眠》,本质上依然在续写民间鬼怪传说,换汤不换药。


《与神同行》系列


  上文说的是题材突破,在市场表现上韩国恐怖片也有代表作。从宗教中提炼世界观、大玩阴阳概念的《与神同行》系列票房大爆发,2017年和2018年两集的票房都突破千万人次,韩国电影史上首次。而且影片在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地区均取得创历史的成绩,甚至《与神同行2》的亚洲首映式都是在台北举行,足以说明这个系列在港台地区的影响力。


返回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9 葡京官方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电话:13988999988
地址: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 ICP备案编号:粤ICP备32165985号  技术支持: 【百度】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7*24小时为您在线服务